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度男人

欢迎交流 拒绝下流 转载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日志

 
 

大国在埃及的角力:thick1015  

2011-02-05 01:23:18|  分类: 国际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穆巴拉克:不会参加秋季举行的大选,但要完成自己的任期(即大选后辞职)

 

答:这是在奥巴马通过前美国驻埃及外交人员传达给穆巴拉克美国人的正式口信后发生的,我们可以说奥巴马公开“敦促穆巴拉克不要参加大选”(外媒直接引用)。
至此美国人已经公开抛弃了穆巴拉克,穆巴拉克想要的只是能够体面地安排好善后工作,要几个月的时间。
可是在穆巴拉克发表“大选后辞职”的演说之后,埃及的故事依然没有结束,要求穆巴拉克立即无条件辞职的声音也没有减弱。
由于军方不愿意为穆巴拉克买单而强行镇压,穆巴拉克此前也就没有了不让步的资本,然而进一步的让步更是让示威和骚乱人群明白了穆巴拉克的无奈,这反而会增强他们要求穆巴拉克立即辞职的自信心,尽管穆巴拉克发誓要“死在埃及的土地上”。
埃及的故事接近尾声了,如果美国可以与埃及其他政治势力(如巴拉迪)达成协议的话(个人看这是比较可能的结局),否则埃及就有乱的可能。

 

问:穆巴拉克支持者与反对者发生冲撞

 

答:这招牛啊。
支持者出来与反对者发生冲撞不但可以向埃及和世界宣布穆巴拉克是有支持者的进而在政治上些许修复穆巴拉克的形象,更重要的是可以让这场冲撞变成了埃及人民内部的纷争和骚乱,危及埃及社会稳定和安全。
在此基础上,军方任何可能的防暴行动都不会被认为是为了挽救穆巴拉克,而是维护社会治安和稳定,完全改变性质了。
同时骚乱和示威者之间发生的暴力冲突本身就在给示威者们发出一个信号:你再不回家就会有成本。这一下子就会改变相对温和的示威者潜意识中的利弊权衡分析,做出理智的决定。
此时穆巴拉克等人应该已经乱了分寸,岂能有这等高招?
埃及乱局应该是解了,穆巴拉克也获得了不立即辞职的些许机会,但他的命运依然待定,因为这一招只能给军方扫除直接介入的法理障碍,而让军方下决心直接介入却依然是一个比让穆巴拉克下课成本更高的决定,穆巴拉克本人依然面临被迫立即辞职的严峻局面。

 

问:俄罗斯外长警告外界不要对埃及施加压力

 

答:俄罗斯按耐不住了。我个人看这是俄罗斯可能会在埃及问题上有限介入的初步信号。
俄罗斯如果真的介入,埃及的问题将会变得更加复杂。
从中国的角度看,在埃及稳定的基础上如果俄罗斯先手介入则再好不过,因为这不但会给美国制造麻烦,而且会给中国后手的机会。

 

问:从本质上来说,埃及乱了肯定对现在TG的经济有影响,但是对全世界都有影响,因为他影响了米帝的中东政策。
那么我们用一种开放的观点来看,如果要打破现行的米帝坐庄的机制,何尝不需要天下大乱呢?毕竟米帝已经把航母开到TG门口了。
改变总是要付出代价的,TG真的会因为这段时间的经济不方便而不希望中东地区变化吗?
当然,TG的投射力量还不到中东,但是,事情总是要开始的嘛。

 

答:中东大乱对世界几乎所有石油进口国都不利,因为它会加剧石油供应的垄断,大幅度提高油价,让政治权力转移到原油出口国(特别是俄罗斯),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和美国的利益都会受到严重侵蚀,所以在政治上说中国也会受到影响,在这个角度看作为石油进口国中美有一定的共同利益。
况且原油由于过于重要,如果中东大乱,中国经济发展速度会受到严重威胁,而不只是“经济利益”那么简单。
所以中国需要中东稳定,埃及稳定,而希望中东大乱而获得机会的大国则是俄罗斯,这也是我个人强调无论战略上有何种考虑埃及稳定都是大前提的原因。
在这个基础之上,美国人如果在埃及有了麻烦,埃及政府不再是美国坚定的政治盟友就可能会给中国和俄罗斯更多的可能的战略资产,增加讨价还价的砝码,这是出于博弈论层面的考虑。
因此,我个人观点,在埃及问题上中国最佳立场是静观其变等待俄罗斯先手介入保留后手介入的权力,但要维护埃及稳定,以防俄罗斯投机过度。
关键还是火候。

 

问:穆巴拉克支持者向示威人群开枪

 

答:注意是穆巴拉克“支持者”开枪,不是军方。
一个很自然的问题是“支持”穆巴拉克的“普通民众”怎能会有能力开枪呢?由此我们可以知道这些支持者们肯定来路不明。
事实也是如此,据报道这些“支持者”有着很明显的政府“背景”,这种迹象过于明显,以至于示威人群反应激烈,据说有一些“支持者”居然是为了50埃及镑上街的。
因此英国首相卡梅伦发表声明(在潘基文的陪伴下),强烈“谴责埃及暴力行为”和“卑鄙”行为,指出“如果埃及政府以任何方式赞助或容忍了这场暴力袭击,那将是完全地彻底地无法接受”。
卡梅伦还指出埃及的政治改革需要“加速”和“迅速发生”。
昨天个人还认为穆巴拉克出了高招,却不成想穆巴拉克实在是没有什么支持者,反倒是走上了“买凶”这条卑劣之路,个人看这是条不归路,很可能是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让人唏嘘的是,卡梅伦竟然如此迅速地卖掉了穆巴拉克,看似站在道德高点,但却以另外一种方式干预埃及内政。
美国暂时没有声音,但很难想象卡梅伦在潘基文的陪同下发表的谴责声明不是美国默许的。
也许西方彻底完全地抛弃穆巴拉克(即立刻下课)已经成为既定策略,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类似这样的理由。

 

问:美国总统奥巴马2日发表声明,祝贺农历兔年新年,向全球所有庆祝农历兔年新年的人们表达新年祝福。

 

答:奥巴马扭扭捏捏地向中国传达了友好的政治信号。
埃及眼下的形势已经严重影响了阿拉伯世界,其中约旦(改组内阁),也门(总统宣布不会参加新的大选)都被直接影响了,叙利亚沙特等其他阿拉伯国家也会被严重地波及,没有人知道这是否是可控的。即便暂时控制住了,阿拉伯世界的政治氛围也会被永久地改变。
要知道中美是世界两个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中东乱中美的利益毕竟同时受到打击,在这种情况下两国将如何应对呢?
个人此前分析过,在中东稳定问题上中美有共同利益,这是一个基础和前提,在这个基础上的博弈考虑才会有意义。
在这种情况下,中美关系似乎对美国多了一层含义啊。

 

问:白宫发言人吉布斯:奥巴马谴责埃及暴乱,“现在”意味着从“昨天”开始

 

答:提到如果这次暴乱有政府背景,应该立刻停止。
不能排除奥巴马在未来1-2天内会有进一步的直接发言。
人算不如天算啊,穆巴拉克搏命一击反而可能会出卖了自己,他离立刻辞职更近了一步,也许只差一步了。

 

问:俄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康斯坦丁·科萨乔夫不认为开罗的政治危机是由外部引发的“颜色革命”,因为“世界上所有的大玩家都因为埃及的不稳定而输了”。

 

答:俄罗斯人很细,通过杜马国际关系委员会可收回地提出了俄罗斯对埃及事件的看法:“所有大玩家都会因为埃及的不稳定而成为输家。”认为埃及政权交替不可避免,但却支持了穆巴拉克在未来某个时间点上退位而不是立即辞职,认为这对埃及稳定有利。
个人看,“所有大玩家都会因为埃及的不稳定而成为输家。”这句话有一半是对的,另外一半却不是发自内心的。
我们知道如果中东主要国家不稳定,则中美作为两大石油进口国会受到严重影响,所以我说这句话有一半是对的。
如果中东不稳,会让俄罗斯这个主要石油出口国获得更大的石油供应垄断权和由此带来的政治权力,但这个场景可能会改变世界政治格局,改变中美俄欧之间复杂交错的关系,甚至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把俄罗斯孤立起来,这是俄罗斯不愿意看到的,所以我说那句话的另外一半不是发自内心的,这也是俄罗斯说“会在整体上令国际合作复杂化”的意思。
俄罗斯此举似乎与“美国期待在START协议实施后一年开始与俄罗斯的战术核武器削减协议
”报道有一定的关联,至少在时间点上出现巧合。
而这篇文章出现在了俄新网中文网,不能排除也是部分给中国听的,以免他国生疑。

 

问:埃及总理和副总统开始与反对派谈判;内塔尼亚胡:任何新的埃及政府都应该履行埃以和平协议(即戴维营和平协议)

 

答:此前的穆巴拉克“支持者”与反对派之间的冲突虽然在政治上很可能让穆巴拉克更加危险(这与英美的强烈谴责态度有关),但却让反对派开始了与副总统和总理的谈判。
个人看,虽然名义上副总统和总理是代替穆巴拉克谈判,但实际上由于穆巴拉克已经宣布不会在大选后寻求新的任期且眼下形势对他来说岌岌可危,这二位与反对派的谈判实质上已经是各方在谈判如何平衡各方政治力量组成新的政府了,这个新的政府个人看是会排除穆巴拉克在外的。
以色列似乎也意识到了新的政府可能要出现,也已经开始谈新政府要履行埃以和平协议了,这一点前面说过埃及有问题则以色列会是最直接的利益相关方,他比美国还要着急。
不过在谈判期间,埃及上街人数虽然减少但却依然没有质的变化(如果示威结束,反对派也就没有了谈判的资本),这不周四下午“开罗冲突再起”,军方在“两派”发生冲突后有了轻度的介入:“埃及军方分离对立示威人群以阻止冲突”军方还是没有暴力的清场行为,但初步的介入对维护埃及秩序是有好处的。

 

问:穆巴拉克:62年的公共服务生涯,我受够了,想辞职,但害怕会带来混乱。不管别人怎么想我,现在我关心的是我的国家。

 

答:这是老穆接受ABC采访时第一人称的发言。
老穆这个发言个人看其言也真,不像是政治措辞和战术,因为他已经没有太多可以失去的了。
“奥巴马不懂埃及文化”“一旦辞职可能会带来混乱”是穆巴拉克在介绍采访时的判断,也是美国人害怕发生的。
埃及的形势经过昨晚反而更加复杂,伤亡人数开始上升,埃及的示威已经发展成一场首都的骚乱和暴动。

 

问:梅德韦杰夫:祝愿埃及危机能有一个和平的结局

 

答:梅氏在电话中告诉穆巴拉克希望埃及当前的政治危机会在“法律范围内”得到“和平”和“快速”的解决。

 

问:美国埃及商讨穆巴拉克退出计划

 

答:据“阿拉伯外交人士”称,美国正与埃及官员就埃及权力过渡的多种方案进行讨论,其中包括穆巴拉克立即辞职的计划,计划还包括成立一个由副总统苏莱曼领导的过渡政府,这个计划将努力获得军方的支持。

 

问:2008年,作为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候选人,他们为竞选美国总统而闹僵;如今两年多过去了,二人终于迈出了重修旧好的第一步。据美国媒体报道,2月2日下午,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亚利桑纳州参议员麦凯恩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举行私下会晤,除了就上个月发生的吉福兹枪击案交流意见以外,双方还探讨了一些共同关注的问题。
答:如果我们认为西方执政党与反对党之间是完全对立的关系,可以相互间不讲原则,不讲道理,完全不讲人情地互相对立与攻击,只有利益相争的话,那将是一个彻底,完全,无知的错误。
实际上,虽然两党间存在政治竞争,往往持有不同的政见,但这个竞争和争斗是有限度的,底线就是国家利益,政治原则和政治传统,斗但不能破,所以在根本上说都在一条船上。
这一点中西之间是相通的,也是国家稳定的重要基石,能把这一点固定成为政治传统的国家才有可能有长期的稳定和繁荣。
而事情的另一面则是大家都和气生财,忘记了国家利益,你好我好大家好,对存在的问题视而不见,那么最终整个系统就会垮掉,所以合理合法的正当的政治竞争是应该被鼓励的,被制度所鼓励的。
这是典型的“中庸之道”,老祖宗的中庸指的不是碌碌无为而是指平衡,不走极端。
西式民主一定不是完美的,且一定不适合中国,也不一定适合西方之外的其他国家,因为中国(和其他国家)有自己的文化传统和民族性格,随便移植只能带来灾难,但其相对成功的元素是值得中国人吸取的,这样才能建立起一个比西式民主更加完善的适合中国的现代化政治制度。
个人看法。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