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度男人

欢迎交流 拒绝下流 转载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日志

 
 

中国必定要走自己的路:活捉SHE|2013-01-09  

2013-01-15 01:53:55|  分类: 国际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必定要走自己的路 (2013-01-09)

有人问我,为什么军网普遍不待见某媒体系,呵呵,我说,军迷都是具有最朴素爱国情怀的人,而且都是理性的技术粉,和文青不同,他们注重数据和逻辑分析,相信历史和科学客观的发展规律,与空洞的修辞表达不同,他们更相信数据和技术实现的本质,对于看待事物,他们脑子里都有自己的逻辑模型,所有的判断都是基于严谨的模式分析,对于对军工范畴的爱好者,对于技术方面的进步才是最有说服力的,现实中的验证与解决方案才是最直接的过程与目的,别的都是虚的,什么样的体制能够确保这样的发展,他们就支持什么样的体制建设。


而基于战略和军备方面的进展,在近10年确实实打实的让这个群体感受到了无比的希望,军迷的思维,逻辑清楚且条理分明,很少做非线性的,不切实际的跳跃,也可以说这是网络中取向最实际,思考最现实,观察视角最全面细微,也最实干的群体之一,他们的认知是建立在严谨的举证,周密的求证,数据的推论,客观且清晰,大而宏观,小而细致的思路之上,因为自身的爱好,通过地缘政治,国际关系,历史掌握,对于很多范畴的理解、了解程度更为系统更为融合,而且这个群体善于学习,其各种知识面的形成也往往大于其它群体。


他们比网上任何一个群体都热衷于更系统全面的看待和观察问题,而后看到实际解决问题的方案性运作性尝试,群体特质如大家所言,不矫情,不爱娇柔造作,理性大过感性,让他们接受华而不实虚无飘渺的东西,很难。

如果,说教者曾经信口开河的出现过有悖民族感情的言论,有悖价值观的言辞,出现过低级的技术与学术常识性错误,而且还恬不知耻的若无其事,那么这个群体很难再对其有信息采纳的欲望,甚至是惯性轻视,更别提好感与信任了,虚头巴脑、镜花水月的事在真正的军迷中,没有市场也不具备公信力。中国的军迷最过硬,能靠蛛丝马迹推出数据,而且误差很小,呵呵,中国的军迷也最幸福,赶上了世界范围内历史罕见的国家军工大爆发期,自此绵延数十年。


我们看,如果我们的体制改革按照良性的步骤得以实施,取得一个个阶段性的成效,直至改革成功,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我们中国可以通过自身的体制调整去完善国家的政治制度,并通过健康的政治体制改革,得到我们国家政策需求的合理费效比,这是一条前人没走过的道路,是一条我们自己的道路,他的成功必将会深刻的影响这个世界,给这个世界固有的秩序带来新的启示。


简而言之,人民群众会看到和充分意识到,我们中国人完全可以做好我们自己的事,凭我们自己可以求得完善的社会制度,不用国内那些“身在曹营心在汉”乃至本来就在海外还要花大量精力关注国内“民主建设”的,西方的甚或“美式民主”的代言人来给我们指路,因为你指的也是瞎路,而我笔下的他们,贩卖理念的市场就会失去,想通过新的休克来换取西式民主的空间将会关闭,利益也就随之失去了,如此而已。


其实,我要补充一下,和他们片面攻击僵化不同,我个人对西方的政治体制并没有深恶痛绝的感觉,这也就断了他们煽动,指责别人明明有路却不走的残念,西方政治制度,具体到美国的政治制度,没有什么不对的,但,你们一定要明白他是针对主体国情的适应性制度,他的建立是在西方哲学体系下,西方传统价值体系下,以适应西方具体国家的社会条件,人口与人文环境等等基础上,只适合于西方国家的实际国情的体制性制度,而且远远谈不上完善,大家都在走路,看谁可以在正确的道路上走的更远,在没有阶段目的地之前,凭什么说你的道路比我的好?西方的制度是不是像我们的某些媒体人肉麻吹捧的那么完美?财政的悬崖和债务危机是不是都是假的?枪声犹然在耳,这样的一条路能称为完美吗?


就说美国,眼睛能看到的上世纪40年代-80年代初,历史上暗箱政治,言论封锁,民生问题,种族问题,金融问题哪个没出现过?这是美国必然的历史时期吧?可以这样说,美国进行了纠错和进化,以他的历史观和历史基础,这样的有效调整涵盖了多少年?怎么了?美国人有机会对自己的体制弊端进行调整,有时间对自己进行良性整改,中国就不行?就不给中国时间?新一届班子刚刚开始进行外围的调节准备推进改革了,老百姓刚刚感受到新风的和煦,你们就想让中国在现阶段休克、猝死?能给美国时间,不给中国时间,美国政体建设纠偏就歌功颂德,中国开始改革就要起步抹黑,这什么混蛋逻辑?!


还宪政?把宪法第一条拿出来看看,连总纲里的国家性质和制度约束都能置若罔闻,还谈宪政?法律就是他们嘴里的万能胶?只许自己用不许别人碰?用破坏法律的手段去健全法律,用违宪的方式去维护宪法,这些人是不是有人格分裂的快感?呵呵,也难怪能说出天赋公民造谣的权力,辟谣者才是无耻的这种惊世骇俗的观点了。


回到西方民主和美式政治体制的范畴,美国是否是法律赋予的民主国家,还是联邦制国家,你先看一下法律概念,依据美国宪法解释,美国在世界上第一次创造出既不同于英国君主立宪制的民主共和制,也不同于议会内阁制的总统制,使美国成为一个具有全国统一的中央政权的联邦制国家。这种政治体制和国家结构形式后来为许多国家所仿效。


看到了吧,美国不是民主国家,他不是民主共和体制,也不是议会内阁制,而是中央政权联邦制,美国的总统选举是选举人制,而不是很多人传输的一人一票的那种直选和普选概念,总统是由选举人投票产生的而不是全民,那么部分媒体人知不知道这个概念?知道为什么一再在不同的环境下偷换概念?你们给老百姓灌输的“美式民主”到底是不是原来面目?抛开美国的政治体制不谈,西方民主概念完美否?


部分媒体人强烈的给老百姓描绘西方发达国家在政治制度和社会福利制度方面的美好点,可你们是否告诉了老百姓,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是以这个制度体系为范本构建自己的国家制度吗?除了社会主义国家和宗教影响的一些国家,这个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在国家制度上都是西方民主为基本参考,他们过得怎么样?这个制度好不好?不要只谈发达国家的社会福利,虽然他们一再缩水,你也要看看非洲和拉美,看看中亚和东欧,看看你们倡导的激进变革之下的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和埃及等等,究竟这种西方民主是万能的良药,还是因地制宜的偏方?13亿人口的中国肠胃是否适合?这无关紧要吗?呵呵。

有些人以偏概全的斥责主权大于人权是谬论?谬在何处?无需辩论,我们可以看看他们神坛上的美国何时用主权换人权了?英国不远万里劳师远征的拿下马岛肯定是为了人权不是为了主权喽?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民主国家的主权争端都是吃饱了撑的,都不应该是不是?呵呵。


西方的政治体制诉求非常简单,到了美国集大成为四个字--国家利益,为了国家利益,美国可以不计成本的用战争和武器在全世界维护“人权”,为了国家利益美国可以利用中情局不断的颠覆和干涉别的国家的内政,为了国家利益美国可以劳师动众的遏制任何一个国家的地缘,说白了,为了国家利益美国人用头脑造出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进入伊拉克,那里的人权和人道主义状况一定没有恶化吧?人权大于主权?去和美国人说!


某些人大声质问,国家的整体安全形势趋紧,我们被围堵,是谁之过?潜台词很明白,这个过错方一定是体制,是政府,呵呵,陈词滥调一大堆,他们那个意思是我们只要实现了民主的制度就可以不被围堵了,西方就可以放我们一马,可笑不自知。

有些人举例西方尤其是欧洲的一些中立色彩的小国,人家并没有花钱去建立强大的国防体系,而是把钱花在了民生和福利方面,这种说法真的对不明就里的人们具有强烈的迷惑性,事实是这样吗?应该这么说,首先这些国家本身就是旧有国际秩序的既得利益者和高端链条,其次北约这种架构有其合理的分工与明确的防务责任定位,再次,欧洲乃至一些地区在做一体化整合,利益已经向外延伸,最后,他们都是小国,已经具有了产业链中的合适地位,对本身的秩序安排没有挑战性的威胁,如果有,例子看看80年代的格林纳达,巴拿马,二次海湾战争中的伊拉克和现在的伊朗吧,那就是下场和前景!


中国和这些国家有丝毫的相似之处吗?中国是个地理复员辽阔,人口众多,社会情况特殊,以汉族为主体,以强势的中央政府为调节者的地缘超大国,这对于其它大国而言,几乎是天然的战略威胁,二战的例子,美国是盟友,但日本就要进攻你,即使你没有实质威胁,但潜在的战略环境与地缘特殊属性决定中国这样的国家在世界上只有两条路可以走。


第一,交出广义主权下的生产资料自我分配权,在旧有的国际秩序下服从安排,服从整体产业地位,成为原料产地或代工集散地、产品倾销地,国家行为有上限而无底线,而且千万别再出现类似于二战日德这样的现行国际秩序挑战者,否则的话,就是六个字,被争夺、被奴役,好的话成为代理人,不好的话成为新经济时代的被殖民者和低端加工者。


第二,自己的命运自己掌握,自己掌握生产资料和经济运行模式,打破旧有的对我限制的国际秩序弊端,创造自己的价值体系,独立自主,逐鹿世界。

我们选择了第二条路,那么围堵遏制与安全环境的趋紧跟政府和体制有什么关系?这是价值体系的问题,我们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旧的国际秩序与定位安排已经不适用于我们的生产力发展现状,必须对目前的国际秩序做出我们自身的调整,因此旧有的国际秩序对于中国这个想要“颠覆”与“挑战”既得利益本身秩序的行为就会有“围堵和清剿”,具体表现就是以西方世界为主,以美国为具象的全面对华战略遏制,这根本无关具体的政治体制,却更接近于丛林法则,二战时的德日就是挑战者,而今天换成了我们,不一样的是,德日选择了激烈的对应模式,而我们用和平崛起的理念,实际上对于新的体系的建立,是有其深刻的背景的。


个人以前说过,中国在“被遏制”,表面看起来美国是比较具象的一点,实质上是现有的已经被安排好的,角色化的游戏规则与“国际秩序”对异己分子的,具有打破规则或挑战规则能力的“异端”集中剿灭的一种“围堵”形式,要绕开这种“围堵”需要极为缜密和细致的动量安排。现在的外交政策和新的外交理念相矛盾的地方就是我前面提到过的,大部分国际目光,已经把我们定义为旧有国际秩序的破坏者和游戏规则的颠覆者了,当然要注意到这是一种“非官方”的民意状态,是一种对我们的悖意志劫持,劫持的初衷是什么呢?孤立固有利益体系下的“麻烦制造者”。


这是否是一种“软性”的天下围攻?是,那么说简单点,对于这种情况的应对,其究其根本就是己方价值观的输出,从而建立新的价值体系,这是比较难的,相对消极一点的说法是,我们自己的这种价值体系还没有得到完善和统一。


在这里,我想引用一些实干兴邦的新闻作为注解:

前一段时期,以某媒体为主的部分媒体大量鼓吹以激光3D打印为代表的新一次的技术革命,制造业的新技术浪潮,背后的用意我替他们说了吧,他们想说,别看你中国现在是世界制造业的主力力量,但人家美国的技术革新完全可以秒杀你陈旧的产业框架,美国什么时候都是老大,制造业回归后中国旧技术体系下的制造业模式就会破产,这一切都是体制的错,呵呵。

看出人家多么兴高采烈了吗?可是话音犹在,美国用3D打印出来的步枪在实际应用中,发射了几发子弹就不能满足金属强度及疲劳应用指数,而中国的王华明教授的特种合金类的激光快速成型技术却得到了空前成功,钛合金的3D打印模件的力学特性与系数居然比锻造的还要好,已经开始工程应用,还有以马伟明教授为主的电磁及直流电磁应用研究到了技术实现阶段,激光、超导、超算、可控核聚变乃至量子通信工程应用等等世界高端技术方向,中国的成绩斐然屹然技术前列,我不禁想问问,这是什么体制得出的成果?这个体制真的罪大恶极限制技术进步吗?呵呵

如果说体制和政府激化了这种形势,亏不亏心?


虽然我们已在用和平崛起来阐述自己的政策,那些媒体自由派敢说我们不是这样做的?可得到的回应是什么?领土主权被挑战,南海的权益被瓜分,钓鱼岛被日本国有,台湾问题被筹码,美国高调重返亚洲组织遏制框架,在美国的怂恿下,中国被旧有秩序的代理人集团挑战,这一切的一切是我们激化的吗?我只能说,这种对立是必然的,迟早的。


那么,作为一个体制一个政府怎么去妥善处理?钓鱼岛不要了?还是南海不管了?我估计要是真不管了某些人第一个冲出来对政府指手画脚,可非常有意思的是,你们在指责政府“激化事态”的同时,又在批判政府政策软弱,任何合理的有效地步骤都被你们解释成丧权辱国,这种自相矛盾的嘴脸,你们有病吗?真是人格分裂了?看来嘴这东西,在某些媒体那里真是横着竖着都能使,呵呵。


这部分的媒体人口口声声要复制美国或西方的政治制度,却在很多场合弱化自己的国家利益,甚至得出主权让位于人权的谬论,支持他们的某经济学家竟然在钓鱼岛问题上屡出有悖民族感情的言论,这是怎么回事?如果你要学习美国,你就要把美国的航空母舰和货币霸权也学到,为什么他们又要别有用心的对我国的货币金融政策与国防政策鸡蛋里挑骨头呢?国家利益可以这么解释吗?两面三刀到如此程度已经让有心的观者叹为观止了!


我们说,通过血腥的原始资本积累,目前的西方世界已经成为现有国际秩序的最高端,他们当然要维护这个既得的秩序!他们享受着这个秩序带给他们的红利,说白了躺在秩序上吸全世界的血,用来给自己国民做全民的福利及社会保障,当这种保障受到威胁的时候,他们可以战争,可以超发,可以让全世界为他们的全民福利买单,只因为他们拥有石油货币霸权,价值取向的话语权,强大的战争机器,可是有了这些东西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说到底这个世界是需要平衡的。


虽然近百年来他们不断地在给自己洗白,但是资本形成的黑底子你能靠几句无关痛痒的道歉就能抹杀了吗?那我们中国也可以先做再道歉,可不可以?这种道德下开出的所谓后期的“民主之花”被我们的一些媒体人奉若神明,他们不管这种政治体制是否还有适行的空间,仅仅因为个体的利益就要爆破现行体制,然后得到以他们为主的民主,以无政府主义为渴望的自由,用公然追求违宪当做护法,颠倒是非黑白,用社会弱势个案作为执行突破口,还要告诉老百姓他们这么做是为了良心,天底下还有这么不要脸的吗?呵呵。


政治体制改革和机制改革的方向就是要缩小社会的贫富差距,压缩乃至取缔非法既得利益的空间,加大法制建设与执行力度,促进健康有序的社会公平的公约化建立,难道这样的诉求不是民众的诉求?某些人一再曲解一再利用,那么你们要建立以“民主自由”为幌子的专制他就不是专制吗?当然,事情成了你们一本万利,事情败了你们可以溜之大吉,背上斗士之名名利双收,老百姓怎么办?


个人就是国家主义者,一个国家主义者想要问一问那些自称有良心的人,西方国家可以躺在世界身上吃万年红利,中国为什么不能!中国为什么不能拿回和得到属于自己的东西?中国的老百姓为什么不能在未来得到更好的社会福利保障?为什么要把国家利益弱化去交换根本就在中国行不通的政治制度?为什么我们的改革就不能建立起强大有效的政治制度?为什么我们自己走不出一条属于我们的,类似于经济体制改革这样为世界瞩目的政治体制改革之路?为什么要有路不走而去淌泥沼?
社会的公平和正义是不是绝对的?相对的公平用渐进扎实的方式能不能获取?社会停滞和动荡能不能重建社会价值观?两者相比,谁的运作时间少,而又是谁的成本代价小?


朋友们,我们想想吧,在一切刚刚开始的时候,不分青红皂白,全盘否定自己就是去背叛历史,这是死路一条,改革不是改旗易帜,社会进步需要正能量。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