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度男人

欢迎交流 拒绝下流 转载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日志

 
 

西方遭清算是大概率的事情:东方时事评论  

2013-01-05 01:59:11|  分类: 国际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方遭清算是大概率的事情:东方时事评论|2012-01-02 西方遭清算是大概率的事情 (2012-01-02)


韩媒称美安全官员曾秘密访朝或另建对话渠道


【首尔消息】据韩国《朝鲜日报》11月30日报道,今年8月,美国奥巴马政府的中央情报局(CIA)、白宫国家安全会议(NSC)官员曾乘坐美国军机离开关岛,通过朝鲜半岛西海航线秘密访问平壤三天。

报道称,据韩国政府人士29日透露,今年8月17日上午10点3分,美国CIA、NSC官员乘美国军机通过朝鲜半岛西海航线进入朝鲜,并于两天后的19日上午10点17分沿相同航线返回韩国领空。奥巴马政府官员在关岛乘军机访问平壤,是继今年4月以来的第二次。据观测,美方代表团中包括白宫国家安全会议的前任亚太事务顾问丹尼尔(Daniel Russel)和中央情报局出身的韩国事务顾问悉尼·塞勒(Sydney A. Seiler)。

报道分析称,今年8月正值奥巴马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的选战如火如荼之时,当时奥巴马政府可能认为,在中东矛盾正炽热的情况下朝鲜如果再发起核试验、导弹等挑衅,会给罗姆尼方攻击奥巴马的借口。另据首尔的外交消息通人士说:“当时正在竞选连任的奥巴马总统为了最小化朝鲜问题对选举的影响,秘密派遣CIA和NSC官员访朝。”正因为如此,有分析认为访朝的美官员可能转达了“如果大选前朝鲜发起上述‘挑衅’,会遭到美国强烈反击”的立场。

报道还称,有分析认为,本月初美国大选结束后,针对朝鲜着手准备发射远程导弹的行为美国并没有严厉谴责的原因也可能与上述美官员的秘密访朝有关联。从美国代表团在平壤逗留3天来看,奥巴马政府有可能试图和朝鲜建立另外的对话渠道。其他消息人士表示:“自2010年发生天安舰事件之后,美国政府就希望把韩国政府排除在外,直接和朝鲜建立对话渠道,以控制情况。不能排除今后美朝经常以这种形式直接对话的可能性。”


【时事点评】 请大家注意这一段文字,原文是:


报道分析称,今年8月正值奥巴马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的选战如火如荼之时,当时奥巴马政府可能认为,在中东矛盾正炽热的情况下朝鲜如果再发起核试验、导弹等挑衅,会给罗姆尼方攻击奥巴马的借口。另据首尔的外交消息通人士说:“当时正在竞选连任的奥巴马总统为了最小化朝鲜问题对选举的影响,秘密派遣CIA和NSC官员访朝。”正因为如此,有分析认为访朝的美官员可能转达了“如果大选前朝鲜发起上述‘挑衅’,会遭到美国强烈反击”的立场。


●这种“观点”的持有者,如果不是“别有用心”那就是“不得要领”!


对这一段文字,特别是........有分析认为访朝的美官员可能转达了“如果大选前朝鲜发起上述‘挑衅’,会遭到美国强烈反击”的立场.......观点,或者其它的、但本质上均是认为“....是着眼于美国大选”的观点,从根本上讲,“观点持有者”如果不是“别有用心”、那就是“不得要领”!


另外,值得强调的是,在“...如果大选前朝鲜发起上述‘挑衅’,....会遭到美国强烈反击”的层面上,我们早就有定论,那就是:你美国人敢打,那就试一试?


●再谈“两核问题”的实质

事实上,早在很多年以前,在“两个核问题”的本质与相互关系的层面,我们就反复强调过如下观点:


第一,朝核问题无疑非常重要,因为,本质上,它是个关乎东北亚、东亚、甚至整个西太平洋区域安全格局(政治、经济、军事等各个层面安全与秩序)、也就是“雅尔塔东亚格局”的核心问题。

而由于日本(美日军事同盟)是美国西太平洋安全框架的两个“锚”中最重要的一个(另一个是韩国、或美韩军事同盟),因此,“朝核问题的最终解决方案”的核心要义就在于“重新定位日本的战略角色”。


●“伊核问题最终解决方案”的核心要义就在于“重新定位美国的战略角色”


第二,即便是在“第一”的基础上,如果站在全球层面云观察与处理问题,“非常重要”或者“极其重要”的的朝核问题,仍然可以视为“伊核问题”的外围问题。

因为,本质上,伊核问题是个关乎“大中东”、“大中亚”的未来格局、从而是个关乎全球未来安全格局(政治、经济、军事等各个层面安全与秩序)的核心问题,而目前的全球格局是“一超(美国)多极(中俄欧)”,如果以“国家(请大家注意这一前提)”的视角去观察与处理问题,那么,除了一超(美国)之外,实现全球秩序多极化、全球事务民主化,不仅是“多极”的共同利益,也是“多极”在“共同反对”美国单边主义发动旨在通过“大中东计划(其实还有一份大中亚计划)”强化“美国一超”的伊拉克战争之后,可以一起鼓捣出一个伊核问题、并以“伊核六方会谈”的形式、达成一份“中俄欧”之所谓“伊核战略协调”的深层原因。

因此,就伊核问题而言,不论是其产生、还是发展、更或者是在“有朝一日必然终结”时形成的“伊核问题最终解决方案”,其核心要义就在于“重新定位美国的战略角色”。

●不论是对“多极(中欧俄)”还是对“一超(美国)”、这一核心要义都是成立的

值得强调的是,这一核心要义,不仅对“多极(中欧俄)”是成立的,即便是对“一超(美国)”也是成立的。

显然,之于多极,其“成立”的意思很好理解,而之于“一超”,这个“成立”似乎不太好理解。

而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个“核心要义”之所以对“一超(美国)”也是“成立”的,原因在于:不论是对“美国”这个“国家”、还是“一战后”就慢慢“主要依附”于美国这个战略平台进行运行的“西方资本”而言,在所谓“制约因子”的有效制约与强烈拉扯下,在无法阻止“伊核问题”产生、并被迫参与“伊核六方会谈”以“图慢慢解决之”之“后”,直到“美国驻利比亚大使被定点清除”、从而“正式开始”游离于“欧美平台”之间之“前”的这些年里(跨越了小布什与奥巴马两届政府),其心中的“伊核问题最终解决方案”之“主题词”其实始终是:尽一切手段,强化“一超(美国)平台”,依靠“一超(美国)”这个战略平台的绝对实力特别是相对实力,或以美国共和党之“美国新保守主义”的面目,或以美国民主党之“巧实力”的姿态,但终归都是以“单边主义”的思维,去快速获得对全球各个层面的“绝对控制权”!

第三,在第一与第二的基础上,我们也始终强调:一如叙利亚问题、巴以和平、巴基斯坦通道、科索沃、利比亚等诸多......一旦发生实质性变化也足以触发“区域性格局”质变的问题........也均是“非常重要”的问题,但它们较于伊核问题而言、均属于后者的“外围问题”、均从属于“内嵌”有“全球金融新秩序”这一“最最核心”之内核的“伊核问题”。

●“伊核问题最终解决方案”的核心要义也在于“重新定位美元本位制的地位”,或者“西方资本”的“代言人”问题

第四,基于“第三”,我们进一步认为,如果从“三边框架”之“欧美金融主导权之争”的层面去观察与处理问题,则“伊核问题最终解决方案”的核心要义也在于“重新定位‘美元(美元本位制)’”的“地位”,或者“西方资本”的“代言人”问题,即:

其一,或者,随着伊核问题的最终解决,“西方资本(由美国资本代言)”把持的金融[美元(美元本位制)]霸权将较之前任何时候都更加巩固与强大;


显然,为了这一“霸权”最终能“较之前任何时候都更加巩固与强大”,这就需要“西方资本(由美国资本代言)”在“最终解决伊核问题”的整个进程中,经过一系列手段,总体上做到“实质性消除”诸如欧美内部一系列利益矛盾之间的有效制约因子(特别是来自欧、美国家利益的制约)、尤其是“实质性消除”诸如中国、俄罗斯为核心之南方利益的有效制约因子!


其二,或者,随着伊核问题的最终解决,“欧洲利益(由欧洲资本吸收大量美国资本并代言西方资本)”把持的“欧元”将取代“美元”、以类似于今天的“美元本位制”、但“较之更加强大”的“欧元本位制”继续行使全球金融(经济、政治、军事)霸权!


同样,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较之前的‘美元本位制’的霸权地位更加巩固与强大(这是西方资本全面控制世界各个层面的前提)”,这就需要“西方资本(由最终吸收了大量美国资本的欧洲资本代言)”在“最终解决伊核问题”的整个进程中,经过一系列手段,总体上做到“实质性消除”诸如欧美内部一系列利益矛盾之间的有效制约因子(特别是来自欧、美国家利益的制约)、尤其是“实质性消除”诸如中国、俄罗斯为核心之南方利益的“有效制约因子”!


●怂恿德国人拿存放在美联储的黄金储备的真假问题说事儿的,恐怕就是美联储自己!

值得强调的是:


第一,在这个问题上,在这一“方方面面”都将做出一个初步选择、也必须做出一个选择的档口,美国这个国家,作为一个“西方资本”运作的主要平台,如今却被“欧洲利益(西方资本)”拿“德国黄金储备的真假问题”一顿猛砸、以迫使其在“巴以问题”上做出实质性让步,并继续以“美国仍然相对优势的军事实力”、甚至动用“非人类手段”去逼迫叙利亚屈服,其中的感受可谓点滴在心!

第二,怂恿德国人拿存放在美联储的黄金储备的真假问题说事儿的,恐怕就是美联储自己!


而相关有效抑制或制约“西方资本”的所谓“制约因子”,特别是、已经公开游离于“欧美”两个平台之间“西方资本”为何、以及准备如何“实质性有效清除”这些“制约因子”,其相关内容对于理解“当今形势的最新发展”可谓至关重要。详细内容请参阅之前点评,在此不再重复。

●南方利益“只能在‘以斗争求和平、甚至‘敢于直面邪恶势力挑起的战争以求和平’的前提之下、才有可能争取到”的一条生路


第五,基于“第四”,我们也同时认为,如果从“南北框架”之“全球金融决策权之争”的层面去观察与处理问题,那么,为了“整个人类社会”的进一步健康发展,对中国、俄罗斯为“核心”的南方利益而言,还有一种“只能在‘以斗争求和平、甚至‘敢于直面邪恶势力挑起的战争以求和平’的前提之下、才有可能争取到的一条生路”,那就是:随着伊核问题的最终解决,“欧洲利益(由欧洲资本代言的西方资本)”把持的“欧元”将与美国利益(美国资本)把持的“美元”、或“被迫”与人民币为代表的其它南方货币一道,在金融(经济)上,形成一种“共同结算世界”、“集体定价全球”的“多边格局”,在安全(政治)上,形成一种“国际政治事务”的充分民主化!而这种“充分民主化”投射到中东局势之未来的可能变化上,正是“国际社会”全力推进“中东全面破局”、以实现“全球全面破局”的主要思路。


显然,在“中东破局进程已经不可逆转”的背后,特别是,在“国际形势已经发展至今”的背后,首先一条,就是自“科索沃单方面宣布独立”进入“后续发展阶段”以来,“大国”各自带领“相关重要国家”、在核心利益的层面上、连续“四波”的“排列与组合”已经结束,“国际局势”即将进入(或者已经初步进入)“实质性变化”阶段。


其次一条,就是在“国际局势”即将进入(或者已经初步进入)”实质性变化阶段的现实下、其变化的结果必然是“上述”几种局面之一。


●站在“国际社会”的角度,一种“也可以接受”及“有必要提醒西方”的局面


当然,站在以“中俄”为核心之“国际社会”的角度,还有一种“中东全面破局”之外的局面,是“也可以接受”及“有必要提醒西方”的,即: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中东将以最暴力方式(伊朗跨入核门槛)完成破局、从而迅速、且从根本上打破现有的、由“(西方利益)西方资本”主导的全球格局。

值得强调的是,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西方资本(欧美资本)”仍然不肯放弃“其支配全球之企图(欧美联手新一轮量化宽松、转而实质性水淹南方”、那么,只要“中俄”不犯“不可逆转的重大错误”,则中东局势必然全面失控(特别是对于西方资本利益而言),必然导致全球主要经济体(中欧美日、俄、印度、巴西)之间、或者“南北经济”之间、甚至“三边经济”之间因“全球能源与运输通道的巨大障碍”而触发全球经济的“加速着陆”。

●“看不见账目”将迅速因“....一切美好的方案不再可能”而“立刻羽化”成“可见账目”

显然,只要“国际社会”的核心--“中俄”,能够尽一切手段,阻止“欧美在进一步释放天量流动性(欧美联手新一轮量换宽松的不可避免性)”之后,去“顺利兼并”“巴西、印度、东盟、非盟、南美”等大部分南方经济体,那么,这些“早就隐藏(请大家注意这一事实)”在“欧美”制定的“金融游戏规则”之“看不见账目(对南方经济而言)”中的“天量流动性”,将在“北方经济体”的框架内,特别是“三边框架”内,迅速从“看不见账目(欧美资本家私人手中握有的、根本不用付息(零利率)、未来只须归还本金的天量美元,在暂时掩盖了欧美债务危机的同时,又因没有投资项目、而只能等待时机去兼并南方经济)”迅速蜕变成“可见账目(对北方经济而言)”,将迅速因“....一切美好的方案不再可能”而“立刻羽化”成“可见账目”,从而全面激活“先是让新会计准则掩盖、现又靠‘美国QE1/QE2/单独QE3’暂时维持着‘低调’的美国次贷危机”,从而立刻全面恶化“早已经急待深化的“欧美债务危机”,继而通过“金融”这根链条、迅速将“三边(欧美日)经济”彻底输向深渊!

●一旦经过那个环节,日本经济要想活下来,就只能作为一个“绝对配件”

在这里,值得补充的是,由于“三边框架”内,日本的“综合实力”最为弱势、且日本央行却又偏偏放出了仅次于美联储的“大手笔(日元的多轮量化宽松,已经累积并转化为大量的美元储备)”,且其“债务”已经高达“日本GDP”和“2倍之多”,不仅如此,日本制造、电子、造船等行业优势,早已被中国、德国、韩国等在各个层面给侵蚀得伤了元气,因此,完全可以这样说,一旦“欧美正式联手新一轮量化宽松(这是不可避免的、‘中俄’目前只能尽可能延缓这一时间表)”之后,“水淹南方”进程正式进入“欧美”正式着手“实质性联手水淹南方(这是有可能阻止的)”的程度,则“水淹南方(一种可能是,日元也将被迫参与欧元与美元的行动)”这一步不论“最终是否被中俄等成功狙击”,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大的经济体”,“日本经济”都必将死亡!


而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一旦经过那个环节,日本经济要想活下来,就只能作为一个“绝对配件”、“绝对配角”地挂靠在“美国经济(中东局势最终向美元有利的方向演化”、或“欧盟经济(中东局势最终向有利于欧元的方向演化)”、更或者“东亚经济--中国经济(中东局势最终向不利于美元巩固金融霸权、也不利于欧元取代美元并夺取金融霸权的方向演化)”之上。


如果我们从这个角度去观察问题,那么,就一点儿都不会对......日本一边继续在美国(西方资本)的怂恿之下、在钓鱼岛问题上继续挑衅中国的核心利益,一边又上赶着与中国、韩国启动“中日韩自贸区谈判进程”......这一“奇怪现象”......感到奇怪了!


显然,在这个问题上,“被迫(有大地震的原因,也有从未清算军国主义的日本社会的原因,更有深层影响着日本的西方利益、特别是西方资本不择手段加以逼迫的原因)跟随美国大量宽松”的日本,除了有“留条后路、以有朝一日就近(中国、东亚经济)求生”的“本能意图”之外,也有“留条后路、以有朝一日可以拒绝、或回必‘实质性’参与美元与欧元联合行动、从而不会死得最惨”的“恐惧心态”!


●公开游离于“欧美平台”之间的“西方资本(美国资本代言)”,事实上也只有两条路可走

另外,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毫无疑问,一旦“中俄”为核心的“国际社会”在“国际形势已经进入(或初步进入)实质性变化阶段”之后,始终不犯“不可逆之重大战略错误”、从而最终有效狙击了“西方资本以全力构建金融防火墙为支点、从而全力推进的欧美联手水淹南方”的进程,那么,在美联储已经“单独QE3”、从而“美国国家利益”已经被断了除非“不惜一切手段,最终将中东局势导向有利于美元的方向演化”之外的“一切后路”之后,公开游离于“欧美平台”之间的“西方资本(美国资本代言)”,事实上也只有两条路可走:

第一条路,是“西方资本”想努力实现的,即:

其一,借用“中俄”绝对基于“自身长远核心利益”而必然做出的“战略策应”-----比如,在哈马斯强硬派受到沉重打击之后,哈马斯决定转向与法塔赫联合、共同向“欧洲利益(西方资本)”妥协,并申请成为联合国观察员国,从而令这一结果基本成了“欧洲中东政策”的“成果”之后,“中俄”仍然、且也当然地赞成并助力巴勒斯坦成为联合国观察员国------继续对“美国利益(更多是美国国家利益)”进行战略挤压,从而以“中俄”为核心之“国际社会”及“欧洲利益(西方资本)”之“合力”,共同迫使“美国利益决策层”最终在“巴勒斯坦阶段性建国”及“巴以阶段性和平”的问题上,向沙特阿拉伯、埃及等组成的“阿盟”做出实质性让步,从而以“牺牲美国国家利益”的方式、去有效缓和“西方利益(西方资本)”与阿盟之间的矛盾,继而为“欧洲利益(西方资本)”之中东战略、甚至全球战略进一步打开空间。

其二,在“其一”的基础上,迫使“美国国家利益”做出实质性让步、并就此拿到“巴勒斯坦观察员国”这一“阶段性成果”,从而令“欧洲利益(西方资本)”与阿盟之间矛盾得到“有效缓和”后,“欧洲利益(西方资本)”就可以“据此阶段性成果(随时可逆转)”,利用阿盟内部的内应,去“威、逼、利、诱”整个阿盟去帮助“西方资本”去完成眼下最着急做成的一件事情,那就是:紧接着“合力”收拾掉较“哈马斯强硬派”更加难以对付的“黎巴嫩真主党(武装)”,从而一举切掉叙利亚在中东方向“原本可以”援引的唯一一外援、且也实为“伊朗借以直接军事支撑叙利亚的一只真正臂膀”;

其三,在“其二”的基础上,“西方利益(西方资本)”就可以拉着较之前“更加无所顾忌的阿盟”、对一个“在中东方向除了伊朗已不再有任何帮手的叙利亚”施加最大限度的压力,将封锁叙利亚的战线推进至黎巴嫩,为接下来“迫使伊拉克也加入其中”打下基础。

事实上,一旦黎巴嫩与伊拉克中的一个也被迫加入其中,则已经距离迫使“叙利亚”这个国家尽快加入“严厉制裁伊朗”的阵营也就不远了,距离“西方利益(西方资本)”从中东方向彻底孤立伊朗,继而完成那道“初期目标针对伊朗、之后却包罗万象(南方经济)、并最终直接俄罗斯、特别是中国经济”之“金融防火墙”的最为关键部分、也就不远了!

●值得高度警惕的一种局面是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值得高度警惕的是,由于“叙利亚巴沙求政权”至今“未敢将引暴冲击波向境外有效导引”,且更由于“西方资本(邪恶势力)”已经将“这一条路”的进程推进到“其一”与“其二”之间,因此,已经为此付出额外战略代价的“国际社会”,眼下需要做的,就是做好准备应付这样一种局面,即:“欧洲利益(西方资本)”对“美国国家利益”的进一步施加压力、从而迫使“美国利益决策者”最终“不顾美国长远国家利益”、而在必要时,使用包括“嫁祸叙利亚政府军使用生化武器”等“非人类手段”作为进一步军事干预的借口(比如,通过北约准备在土耳其边境设立的爱国者系统,变相建立军事禁飞区,彻底将叙利亚之乱导入利比亚之乱模式)、以“一步一步”置“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特别是“叙利亚阿萨德利益”于“死地”的局面。除非“叙利亚巴沙尔政权”或“叙利亚阿萨德利益”愿意尽快让“叙利亚”加入严厉制裁伊朗的阵营!


●如果12月中旬之前,“国际社会”仍然没有能力阻止中东局势向“上述局面”进一步演化,则......

更加值得警惕的是:如果在12月中旬(12月20日)之前,“国际社会”仍然没有能力阻止中东局势向“上述局面”进一步演化,则“欧盟”就可能因“上述局面”已“绝对不可避免”而对那道“金融防火墙”的“成功前景”空前看好,并提前向美联储之欧洲分行---“欧洲央行”发放“宽松许可证”、正式加入“新一轮量化宽松”,以做好准备、准备借“明年初”计划上演的“美国财政悬崖悲喜剧”去“欧美联手水淹南方”!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而一旦“欧洲央行”得到许可从而正式加入“新一轮量化宽松”,也就意味着“上述局面”在沙特阿拉伯、土耳其等中东国家眼里也将成为“绝对不可避免”。


那么,北约准备在土耳其边境设立爱国者系统、以变相在叙利亚上空建立军事禁飞区的“肢解叙利亚模式”,就会“迅速拷贝”至沙特阿拉伯、甚至伊拉克等其它中东国家与叙利亚的边境地带,从而对“叙利亚主权”与“叙利亚巴沙尔政权”进行全面瓦解。


显然,在“西方资本”的眼里,一个没有了叙利亚作为战略屏障的伊朗,一个已经承受着、且届时必将承受更加严厉制裁的伊朗经济,其“政权”是走不了多远的!而一个没有了伊朗这个核心战略节点的“中俄”之全球战略,也是运行不下去的。


●“西方利益(西方资本)”最想走通的一条路

上面,我们讨论了目前已公开游离于“欧美平台”之间的“西方资本(美国资本代言)”事实上可以走的“两条路”中的第一条,也是“西方利益(西方资本)”最想走通的一条路。


毫无疑问,这条路,对于“西方资本”的即有全球战略而言,是一条活路,也是唯一的一条活路,但对“中俄”为核心的“国际社会”而言,却是一条“绝对不能顺着其思路走下去”的死路、绝对的死路!

而作为“西方资本(美国资本代言)”可以走的第二条路,也是“西方资本”根本不想走、但只要“国际社会”之后“不犯下不可逆之重大战略错误”,却可能逼迫“欧洲利益(西方资本)”最终不得不面对的一条路。


●由于形势已经发展至今,所谓的“不可逆转之重大战略错误”包括有.......


值得强调的是,由于形势已经发展至今,因此,这些所谓的“不可逆转之重大战略错误”,如果仅从中国的层面去观察与处理问题,则主要包括有:

一,在欧美资本的经济、特别是金融压力下,开始调降利率、全面放松银根,从而有如自杀式地加入新一轮量化宽松;

二,目睹“上述局面”慢慢成型而迟迟未以果断手段以强力打断之;

三,错误地将主要战略注意力放在钓鱼岛、甚至台湾方向,从而同意“美国(西方资本)”拿钓鱼岛、台湾的完全回归、去换取“中国在中东方向的不有效作为”。

●我们多次说过:由于局势已经发展至今,朝鲜发射卫星甚至核试验其实都没有什么好看的,值得期待的是.....

而从中国目前果断强化“对南海的控制力度”、且“不在乎对西方资本寄予了厚望、以牵制中国的印度”也采以“与南海小国一视同仁”的强势(公布相关地图)的情况来看,特别是,从朝鲜已经正式宣布“将发射卫星(我们曾经多次强调:由于局势已经发展至今,因此,朝鲜发射卫星其实没有什么好看的,甚至进行第三次核试验也没有什么好看的,值得期待的是、伊朗是否有专家现场观摩这些试验)”的情况来看,“美国利益决策者(西方资本)”应该失望了!

而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一旦伊朗技术人员最终现场观摩朝鲜的卫星、甚至核试验,恐怕“美国利益决策者(西方资本)”就应该“绝望”了!

前面已经说了,只要“国际社会”的核心--“中俄”,能够尽一切手段,阻止“欧美在进一步释放天量流动性(欧美联手新一轮量换宽松的不可避免性)”之后,去“顺利兼并”“巴西、印度、东盟、非盟、南美”等大部分南方经济体,那么,这些“早就隐藏(请大家注意这一事实)”在“欧美”制定的“金融游戏规则”之“看不见账目(对南方经济而言)”中的“天量流动性”,将在“北方经济体”的框架内,特别是“三边框架”内,迅速从“看不见账目(欧美资本家私人手中握有的、根本不用付息(零利率)、未来只须归还本金的天量美元,在暂时掩盖了欧美债务危机的同时,又因没有投资项目、而只能等待时机去兼并南方经济)”迅速蜕变成“可见账目(对北方经济而言)”,将迅速因“....一切美好的方案不再可能”而“立刻羽化”成“可见账目”,从而全面激活“先是让新会计准则掩盖、现又靠‘美国QE1/QE2/单独QE3’暂时维持着‘低调’的美国次贷危机”,从而立刻全面恶化“早已经急待深化的“欧美债务危机”,继而通过“金融”这根链条、迅速将“三边(欧美日)经济”彻底输向深渊!


而在我们看来,必然出现的局面就是:无法顺利完成兼并“大部分南方经济”之任务的“新一轮量化宽松(注:在我们的讨论中,是指QE3之后的、包括QE4、QEN在内的所有量化宽松),将循着上述链条,迅速摧毁“欧美”高福利社会那“原本最为脆弱”的“社会稳定性”,并很容易“夹带”上“阿拉伯之春”的火种、再次点燃“占领华尔街”、“占领伦敦”、甚至“占领柏林”的运动。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与欧盟”不仅将永远失去“代理西方”继续主导全球的的可能,甚至进一步沦为一大堆“小的二、三流国家”,而一旦如此,毫无疑问的是,必须为美国次贷危机、欧美债务危机负全部责任的“西方资本”、提前遭遇“欧美人民”的清算,也将是一个大概率的事情!

●国际社会应该“最大限度地”利用这一局面去威慑“西方资本利益(欧美资本)”、特别是“提醒”“欧、美国家利益”

显然,“中俄”为核心的国际社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应该“最大限度地”利用这一局面去威慑“西方资本利益(欧美资本)”、特别是“提醒”“欧、美国家利益”。


而要实现“这一局面”的具体方案,在我们的讨论中,就是以“万得不已,就一起面对中东最暴力破局”为“战略支撑”、去力争实现的“欧洲利益(欧洲资本)”虽也不愿意面对、但却可以承受的“中东全面破局”。


毫无疑问,在这个关键时刻,朝鲜宣布“即将进行卫星发射试验”、且并没有公开否认“有关朝鲜可能进行第三次核试验”的报道“纯属捏造”,恐怕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如果“西方利益(西方资本)”不在12月中旬(12月20日)以前“实质性中止”力推“上述局面”的“不惜一切之努力”,那么,它们就很可能真实地面对这样一个“真实的考验”,即:“不惜一切”的“严重后果(国际社会彻底放手伊朗与朝鲜去做它们基于其自身核心利益愿意去做的任何事情)”能否承受得了?


显然,在这个问题上,“美国利益(西方资本)”可谓是自作自受,既然你想更加严厉地制裁伊朗、制裁朝鲜,那么,这两个国家即便基于“经济自救”的角度、去搞“火箭技术、甚至和平利用核技术合作”,也算是“逼上梁山”!


而从这个角度去看问题,且不说美国奥巴马政府的中央情报局(CIA)、白宫国家安全会议(NSC)官员秘密访问平壤三天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即便是奥巴马、希拉里如同一道访问缅甸那样玩“平壤双飞”,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除了实质性解除对朝鲜、伊朗的制裁、才能“还有商量”!只是如此一来,“巴勒斯坦顺利成为观察员国”、甚至接下来的“美国被迫放行巴勒斯坦成为联合国正式成员国”、以色列被迫接受“巴以阶段性和平安排”,等等,一系列“带血的双簧”,就等于“白玩”了!

●许多问题,方方面面都将只有公开回答“YES 或 NO”的权利!

在结束今天的焦点点评之际,我们再次提请大家注意:国际形势即将进入(或已经初步进入)实质性变化阶段,而期间的每一次实质性变化,都将侧重由“选择性因子”而不是侧重由“测试性因子”所触发!而每个做出选择的国家或者利益、必将因“自己的或正确、或错误的选择”而“对应或直接得到什么、或立刻失去什么”!也就是说:许多问题,方方面面都将只有公开回答“YES 或 NO”的权利!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