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度男人

欢迎交流 拒绝下流 转载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日志

 
 

红军币的故事 转载网络  

2013-01-08 02:41:21|  分类: 金融财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方时事评论2011年提出一个新见解:“人民币会以教科书不曾记录的方式迅速国际化”。不曾记录的方式是什么方式呢?东方描绘了一个新的场景,全球性的危机到来,竞争性货币贬值充斥,全球进入大通缩状态,这就是经济学里描绘的最可怕的经济形态——滞涨,即经济停滞,失业加大,工资降低,物价飞涨。而且最为可怕的是全球性的局面。在这样的场景下,最值钱的货币不是金融市场普遍欢迎的货币吃香,不是给石油定价的货币吃香,而是真正能够买到生活必需品的货币最吃香。或者说,能够大量制造并向全球提供低价初级生活用品的国家的货币会成为国际间竞相追逐的货币。呵呵,大家看看,如果这个场景真的发生了,这个全球追捧的货币是谁呢?

所以下面转载个小故事来解释一下:

这里要讲个人民币的前身——红军币的历史故事:

当年的红军开始长征。苏区的中央银行也在长征的队伍中。这个银行只有十几个工作人员,带着笨重的印钞机,还有苏区银行印的钞票,俗称“红军币”,还有一些是红军缴获的黄金、珠宝、银元等战利品,也算是苏区银行的准备金。红军长征到达遵义时,随着战场上的胜利,形势有所转机。遵义会议前后,红军在遵义停留了10天左右。高层在开会,基层却在忙别的事。

当时的遵义约十几万人口,是长征途中较为富裕的地区。红军准备利用在遵义停留的机会,补充各种给养。对于当时中国各地的其他军阀军队来说,补充给养基本上就是抢拿百姓的物资,连法国大革命后的拿破仑军队也是如此。但红军不是土匪,是穷人的军队,不抢拿百姓的东西。红军的银行可以自己印刷“红军币”,可以用它向百姓购买物资。然而,遵义并非苏区根据地,老百姓不愿收“红军币”……

怎么办?红军银行通过调查得知,遵义地区的食盐非常昂贵,原因是,食盐供应被几个大财主垄断了。红军便采取了最拿手的“打土豪”政策,没收了大财主的食盐,在遵义市到处贴出布告“红军以低廉的价格大量供应食盐”。这个举措满足了当地绝大多数百姓的需要,因而也深得人心。但是,红军银行的布告同时指出,只有用“红军币”才能购买食盐……

这个政策是不是看上去很眼熟啊?它简直与今天美国的货币政策一模一样。美国说服中东产油国,决定用美元结算石油,实际上就是制造市场对美元的需求,大家都需要美元,便用自己的产品换得美元,再去购买石油……红军银行在上世纪30年代就这么做了:百姓必须用“红军币”购买便宜的食盐,就是在市场上制造对“红军币”的需求。虽然红军可以用黄金、银元直接购买物资,但是,当地百姓由于没有同红军打过交道,又怕得罪国府,不愿把东西卖给红军很正常。而食盐是人人都需要的商品,它造成了大范围的普遍需求。

由于百姓需要用“红军币”购买便宜的食盐,并且想多买一点储存起来,以备将来又升价,因此,百姓们便踊跃将自己的粮食、布匹等物资卖给红军,换取“红军币”,再去购买食盐。红军由此得到了充足的给养补充。

但是,这里有一个大问题。如果红军永远在遵义,“红军币”便可以永远在遵义流通使用,百姓不会有什么损失。然而,红军只在遵义停留十来天,等红军走了以后,老百姓手里还有多余的“红军币”怎么办?如果红军一去不返,百姓手里多余的“红军币”等于是红军留下的白条,能不能兑现,谁都不知道。这种担忧,就正是类似当今人们对于美元的担忧:当初以真实的财富换来的纸币白条,未来还能换回同样的真实财富吗?红军如果利用食盐与“红军币”挂钩的政策,换得大量物资,留下大量的“红军币”,等于是欠了当地百姓的债,虽然这对处于困难之中的红军是有好处的,但是,这会严重影响红军的声誉。

当时红军银行的行长是毛泽民,在得知红军即将离开遵义时,毛泽民决定,再次广贴布告宣布:凡是百姓手里有多余“红军币”的,都可以到红军银行兑换成银元。红军银行十几个人手,就在十多天的时间里,完成了“红军币”从发行到回笼的全部过程。毛泽民领导的红军银行的这个决定比当今美国政府要高尚很多,它既在经济上维护了民众的利益,也在政治上维护了红军的声誉。所谓信用,既是经济的,也是道德的。得民心者得天下,不只是空话,而是实实在在地维护百姓的利益,从这个举动上就能看出来……

地球上其余五分之四人口的信任问题暂时先不说,首先要搞清楚的是,占地球上五分之一人口的中国老百姓,对中共发行的纸币是怎么产生出这样近似宗教虔诚般的信任的,当年的他们怎么就不信任老蒋发行的法币呢?老蒋外有美国的经济支持,内有全国的金银、外汇储备作法币的准备金,怎么看也比中共印的纸币值得信任吧?而且老蒋手下搞金融的全是欧美留学回来的高材生,怎么看也应该比中共这群土老帽高明啊……

因为老蒋手下的欧美留学生,始终没搞明白一个剑桥、哈佛不会在课堂上教给他们的道理——光有黄金白银、美元外汇作抵押,但同时没有相匹配数量的生活物资、生产资料、工业品、农产品作为对应,货币依然只是一张印了数字符号的纸而已,不具备任何意义……

老百姓过日子需要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不是黄金白银,不是美元外汇,这些东西都不能吃、不能用,能换取到柴米油盐酱醋茶、耕牛、火柴的纸币,在老百姓眼里才有信誉,发行它的政府才有威信,发生战争的时候,为这样有威信的政府去流血牺牲才值得……

很可惜,中共的人实在太土了,跟老蒋的留学生比拼炒股票、炒期货、炒外汇、炒国债、玩投机、玩囤积居奇,是绝对斗不过的。这帮土老帽,眼睛里就只能看见柴米油盐酱醋茶、耕牛、火柴……什么大生产运动、什么南泥湾、什么三五九旅,全是为了搞这些东西的,把这些东西搞出来后,再印刷出没有黄金白银、美元外汇作抵押的纸币,让这些商品在自己的根据地里流通起来,居然老百姓就接受了这种从经济学角度来看完全不及格的货币,抛弃了老蒋按美国经济学家的指导发行出来的法币……

看出了其中的差别没有……

其实早在抗战时期,中共根据地就开始了以“物资储备”发行货币的金融创新,这种货币是在完全没有金银、外汇作储备的情况下,保持了币值和物价的稳定,这在当时世界上普遍采用以黄金储备来发行货币的潮流下,显得是那么的惊世骇俗……中共在货币政策方面的实践,远比欧美的货币理论更前卫,更重要的是,亲手实践干出来的感觉,与在剑桥、哈佛上课的纸面上得来的理论,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今天人们讨论的美元霸权、欧元建立、欧元区的动荡、金融风暴、货币战争等等问题,与之相似的挑战,昔日ZG的根据地政权全部遇到过、并漂亮的处理过了,今天我们看人民币、看美元、看欧元,真的应该好好先看看当年的中-共在金融领域的光辉历史,能使我们看明白很多东西,都是西方经济学教科书上不会告诉我们的……尤其是包括诸如“铸币税”、“货币信用”、“通货膨胀”这些概念……
下面继续说1947年老蒋为什么一定要重点进攻山东……

话说老蒋集中重兵,连最宝贝的头号主力74师都派过去,重点进攻山东,连之前拼命要抢的东北都不顾了,东北有森林煤矿、有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还有日本人留下的兵工厂,山东有什么东西值得老蒋这么卖力去打呢?
那就是,“红军币2.0版”——山东根据地政府自己发行的“山东币”……
1936年西安事变后,国民政府承认ZG的合法性,陕北根据地改为国民政府属下的陕甘宁边区政府,红军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也算是国军序列了,与之相应的,之前红军自己印的“红军币”也作废了,统一使用国民政府发行的法币,八路军也是从国民政府领取法币作为军饷……之前介绍过的,曾在遵义留下美名的“红军币1.0版”从此退出历史舞台……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山东很快沦陷,于是土八路挺进山东开辟敌后根据地,很快站稳脚跟,可是,没过多久,不满八路军势力扩张太快的老蒋,开始耍无赖了,停发了八路军的军饷,山东土八路一下子陷入无米之炊的困境……
“活人还能让尿憋死吗?你不给老子发法币,老子不会自己印钱啊?俺们当年印红军币,信用那是杠杠的!”
于是自1938年起,山东根据地政府自己发行“红军币2.0版”——俗称山东币,但山东币刚出来时就遇到问题,就是其信用比不上在市面上同时流通的法币……
“吃得真饱啊,老板,结账。”
“几位八路首长,给你们打个八折,二十元。”
“给,二十元山东币。”
“几位首长,能不能给法币啊,我给伙计发工资,去买米买菜都得使法币,山东币不好使啊。”
“为什么伙计、卖米卖菜的都只收法币呢?”
“因为法币毕竟是国民政府发行的嘛,有黄金储备,有信用,而且法币和英镑、美元挂钩,可以换外汇哦,连日伪都在沦陷区收集法币,套购外汇呢,而山东币嘛,这个……那个……,八路首长,我是不是伤你自尊了啊,这样吧,这顿饭不收钱了,当请你们的。”
“这可不行,八路军讲究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更别说蹭饭吃了!”
“那首长给打个欠条行吗,以后有法币了再来还……别不好意思,日后的美国也是这样给全世界打欠条换东西的……八路军嘛,咱老百姓信得过,难道八路军还会吃饭不给钱吗?哎呀,是不是又伤你自尊了啊?”……
……………………
于是几个八路首长打了欠条,哭着回家了……伤自尊啊,太伤自尊了,你口口声声说“八路军嘛,咱老百姓信得过”,可是为什么就信不过八路军发行的纸币呢?
八路首长回家痛定思痛:这也不能怪老百姓,山东币的确是在完全没有黄金储备、外汇储备的情况下,凭空印出来的……当初的“红军币1.0版”,至少还有一点在战场上缴获的金条、银元、珠宝,用做准备金,可是今天的山东土八路,从首长到战士个个穷得叮当响,跟日本鬼子的战斗,能缴获几条枪、几十发子弹就很不错了,哪来的金银啊?要得到老百姓的信任,该怎么办呢……
而到了国民政府实施外汇管制之后,情况更加严重了,日伪手里掌握着从沦陷区收集的几十亿法币,既然不能再用来套购外汇了,那就用来作为发动货币战争的武器,把这些钱涌进国统区、ZG根据地抢购物资……
山东根据地,在一年之内涌进来几亿元法币,而当时山东年产粮油蔬果几百万吨,本来价值几千万元法币,可是市面上忽然多出来了几亿元法币,等于货币增发了十倍,但相应的粮食却没有增产十倍,结果就是通货膨胀,货币贬值,产粮大省山东,在没有天灾的情况下,粮价一年内涨了十倍,这日子可怎么过啊……当时八路首长的处境、心情,跟1947年的宋子文是一样的……
由于法币本来是在山东根据地合法流通的货币,所以日伪用法币打法币这一招实在是太毒,根据地政府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眼睁睁看着物资被日伪疯狂抢购走私,物价每天飞涨,老百姓怨声载道,八路军战士们紧握武器,空有杀敌之志,却根本看不到敌人在哪里……
虽然ZG后来在金融战线上,面对国内外的敌人,取得了辉煌的战绩,但不可否认在他的幼年时期,还缺乏经验的时候,是曾经遭遇过很惨重的失败的……在历次反扫荡战争里顽强作战的山东土八路,在这场看不见对手的货币战争里,被日伪彻底击败,经济状况满目疮痍,物资损失比打了一场大败仗的损失更多,陷入了深重的经济危机……

不过共产党人充满了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既然是危机,那也可以解释为在危险中蕴藏的机遇嘛……
这次虽说在货币战争中失败了,陷入了经济危机,但也出现了机遇——山东币的竞争对手法币,由于严重贬值,不再被百姓所信任了,于是根据地政府顺水推舟的禁止了法币在山东根据地流通,先把日伪发动货币战争的源头掐掉……可是百姓不信任法币,不代表他们就会信任根据地政府发行的山东币啊,如果退回到原始社会般的以物换物交易,只会令经济更加凋敝,可能不用日伪来打,山东根据地自己就垮了……
问题是如何在没有黄金储备、外汇储备的情况下,建立起山东币的货币信用呢,土八路里面没有哈佛、耶鲁的高材生,再说就算是有,哈佛、耶鲁也没有教过这些完全不符合西方经济学原理的东西啊……

当时山东根据地工商局局长兼货币政策主持人,是薛暮桥,其在根据地政府的作用,大概相当于1946-1947年国民政府的行政院长兼财政部长宋子文,但是这位薛局长却只有小学文化,要比学历,跟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宋部长那是没法比的。
话说小学毕业生薛局长,苦思冥想怎么建立山东币的货币信用,这个土八路,只能用最土的办法——就是收集货币战争期间,从日伪涌来的法币,所抢购物资的种类、数据……这次日伪的攻击又狠又准,抢购的一定都是老百姓的生活必需品,所以才能引起这么广泛的恐慌,这么快速的物价飞涨,而日伪抢购回去的物资,也一定是他们所需要的,这些数据必定会有参考价值……
“大米、棉花、棉布、花生……嗯,还有食盐、花生油……”薛局长对着这份统计清单,在家里闭关了三天三夜……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雷电交加的夜晚,从薛局长卧室里传出一阵凄厉的笑声:“哈哈哈哈^O^……悟到了……悟到了……^O^”……

山东根据地政府宣布了全新的货币政策:山东根据地只允许山东币作为唯一法定货币流通,原先使用的法币、金银全部禁止流通,并按市价兑换成山东币;今后每发行100元山东币,工商局会用其中50元用来购买大米、棉花、棉布、花生、食盐、花生油等农产品与生活物资,作为山东币发行的物资储备,其余50元则进入市场流通,根据地政府承诺以后无论谁拿着山东币,如果在商店买不到这些物资,都可以到工商局按政府规定的平准价格换取到一定数量的大米、棉花、棉布、花生、食盐、花生油等等,因为山东币与这些物资是挂钩的……
今天我们看财经新闻,通常是这么说的:“今天人民币的外币兑换官方牌价:兑美元7比1,兑欧元10比1,兑英镑11比1,兑日元1比8……美元最近快速贬值,预计未来处于下跌通道,大家手上有美元的快抛……”
而如果你身处当年的山东根据地,你听到的财经新闻是这样的:“今天山东币的物资兑换官方牌价:兑大米7比1,兑花生油10比1,兑棉布11比1,兑花生1比8……最近两月花生涨价两成,黑市价更是涨了三成,连带花生油也涨价了,乡亲们,要多赚钱今年得多种花生啊,赶紧的……”
山东老百姓们发现,这个充满创意、思想前卫的山东币,虽然没有黄金储备、外汇储备做准备金,但其币值却很稳定,令市场物价也很稳定……
因为根据地工商局手里掌握着大量物资,如果发现社会物价上升,说明市场上流通的商品少了,而流通的货币多了,有通货膨胀的危险,工商局就向市场出售储存的大米、棉花、棉布、花生、食盐、花生油等等,回笼货币,平抑物价;而如果发现物价下降,说明市场上流通的商品多了,而流通的货币少了,这样会谷贱伤农的,根据地政府就增发货币,开动印钞机印钱,收购大米、棉花、棉布、花生、食盐、花生油等等物资,充实库存……
通过大量物资储备、控制货币流通数量的创新货币政策,山东根据地政府的山东币,实现了与实行金本位的美元一样的币值稳定、物价稳定……

在几十年后,西方经济学家佛里德曼才提出相似的货币经济学理论,而在这位大经济学家还在念大学时,山东土八路已经进行了成功的实践了……
而1946-1947年的宋子文,同样面对严重的通货膨胀,他采取的措施是向市场抛售黄金,因为按照西方经济学,这是压抑通胀的最好办法,因为黄金是货币之王嘛,可惜完全无效……因为黄金、白银、美元什么的,不能吃,不能穿,法币以此为基础毫无意义,对老百姓来说,还是山东币背后代表的粮油布匹更加有吸引力………结果最终断送了民国法币……

山东币,终于成为了山东根据地百姓放心持有的专属货币了,市场物价稳定,商业贸易越来越繁盛,人们生产积极性越来越高,经济越来越好,老百姓们很满意啊……
山东根据地政府就更满意了——终于可以自己印钱自己花了,从此政府日常运作开销、购买军需、军费开支全都不成问题了,不用看国民政府的脸色了,更不用怕日伪的货币战争了,而且,还有财政余力支援附近的兄弟根据地、和在陕北穷山沟里的ZG中央了……
随着经济状况的好转、金融运作越来越有经验,现在轮到山东土八路开始准备要向日伪发动货币战争,报上次的一箭之仇了……
山东靠海,所以随着势力、地盘不断扩张,山东根据地政府掌握了一种战略资源——海盐……
食盐,是人类生活的其中一种必需品,在中国历史上从来都是政府重点管控的关键资源,山东土八路当时控制了山东所有的海盐盐场,也等于是控制了山东周边区域的食盐供应权,包括沦陷区……
而山东盛产花生,出产的花生油香浓好吃,而食用油也是人类生活的其中一种必需品,山东土八路当时也等于是控制了山东周边区域的花生油供应权,包括沦陷区……
掌握了这两种战略武器,小学毕业生薛局长开始筹划他的货币战争计划了……
他左手握着食盐袋,右手提着花生油瓶,思索该怎么样干日伪一炮呢……
首先,把之前在食盐生产商与消费者之间,转手倒卖的二道盐贩子废了,由工商局取而代之,从此食盐全部由工商局属下的商店统购统销,无论是谁,要买卖食盐必须经过工商局……
然后,工商局把花生油也纳入了统购统销的范围……我们现在可以用今天时髦的经济学名词来给山东根据地工商局起外号——“食盐垄断托拉斯”“花生油输出组织——欧佩克”……

一切准备就绪后,“食盐垄断托拉斯”“花生油欧佩克”宣布,从今天起,无论谁要购买山东的食盐、花生油,都必须使用根据地政府发行的山东币……
根据地的百姓倒是没所谓,反正早已经习惯用山东币买东西了,可是日伪占领区那边马上就傻眼了……之前日伪占领区那边的商家都是通过地下的二道贩子购买根据地里的食盐、花生油的,用法币、用汪伪发行的伪币、甚至硬通货,什么都行……上次货币战争用海量法币套购根据地的物资,日伪还在回味无穷呢……之前发现根据地在打击二道贩子,实行食盐、花生油专卖的时候,日伪那边的商家就觉得有点不对,然后现在才发现,这个薛局长真不简单啊,我到哪里找山东币来向你买东西呢……

“笨蛋啊,你卖一些ZG需要的物资给根据地政府,然后根据地付给你们山东币不就行了吗?你们就可以用来买食盐、花生油了嘛,而且算起来价钱比以前更便宜了呢……”
“那根据地需要一些什么货呢??”
“什么钢材啊,医疗器械啊,药品啊,你有多少我吃多少,不就是山东币吗,就是咱家印出来的啊……”
“可是钢材、医疗器械、药品什么的都是日伪禁止向根据地输出的高科技产品啊……”
“那是你们的问题,这是我们的山东币,想要就拿钢材、医疗器械、药品来换,然后再来买我们的食盐、花生油,不干拉倒……”
“可你们的山东币只是用纸张、油墨印刷出来的,基本是零成本,就这么来换我们的钢材、医疗器械、药品这么高科技的产品,你们也太占便宜了吧……”
“滚你的,就算你是苹果四代、就算你是四袋苹果,我们不用这些高科技产品又不会死,你们就试试平日吃饭、炒菜不加食盐、不用油吧,应该也不会死的……”
“大哥,别走啊,这生意我做,我做了……”

不久之后,日伪惊恐的发现,不知为何针对根据地的贸易制裁完全崩溃了,各种原先被严令禁止向根据地输出的高科技产品,源源不断的被沦陷区的商家向根据地贩卖,换回山东币,而这些商家,正是上次货币战争里,配合日伪向根据地输入海量法币,抢购物资的人……
怎么回事,怎么这帮墙头草全倒戈了?日伪政权下令在与根据地的交界处加强巡逻检查,可是,直到抗日战争结束,日伪投降,他们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其实,日伪的巡逻队不是没截获过这些高科技产品,但都是收了钱后就放行了,这无关他们是否尽忠职守的问题,关键是,这些巡逻队就算不关心百姓的死活,但他们很关心自己能不能吃上盐、吃上花生油啊……
结果,山东币开始在山东根据地周边的沦陷区全面流通,沦陷区内从商家到平民,都把商品卖给根据地,换回大量的山东币储存起来,以备购买山东食盐、花生油之用,而且由于山东币的信用好,即使是那些暂时不需要购买食盐、花生油的人,也会兑换大量山东币存起来,以便保值……就这样,人民币的前身——“红军币2.0版”——山东币——成为了周边地区的储备货币……
就这样,山东根据地内部经济繁荣、对外贸易也做得红红火火,印白条……不,应该是印钞票换高科技产品的游戏玩得有声有色,积累了大量财富,到了1947年,山东根据地已经是全国的ZG根据地里最富庶的地方,如果说1947年的陕北是ZG的政治中心,那山东就是ZG的经济中心……

1947年2月,民国法币崩溃,老蒋已无经济能力支撑对ZG的全面战争,但是他手里还有几亿美元的美国援助的军火物资,可以再发动一次80万人以下级别的重点进攻,要是能打掉ZG关键的政治、经济据点,内战还是有机会的,陕北肯定是目标之一,还有另一个目标选择哪里呢??
东北有森林煤矿、有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还有日本人留下的兵工厂,现在东北的战局僵持,林彪如果在东北坐大,将来必成大患,不如把东北列为重点进攻的目标,再投入几十万大军,把74师也调过去?就在这时,特务传来情报,是有关山东币的……

“我知道,山东周边的国统区内,商家、百姓一直把山东币作为储备货币,在抗战时就这样……”
“这次不一样,山东币进上海了,因为上海市场上山东花生油很受欢迎,所以有些商家储存了大量山东币,以便购买花生油,而且现在通胀厉害,人人都抛售法币,换黄金、美元,有些人不买花生油的,干脆也换了山东币,说这比法币保值……”
“什么,娘希匹,把这些人抓起来,鞭完再奸、先奸后杀、杀完再鞭……”
“委员长,何必动气,现在上海囤积居奇、投机倒把的人这么多,也没见你为难他们啊,那些商家储备山东币,也是为了让上海人能吃上花生油嘛……”
“你懂个屁,这是铸币税,知道什么是铸币税吗?ZG居然到我眼皮底下向我收铸币税了……如果是跟黄金挂钩的美元我也就忍了,土八路这些跟花生油挂钩的烂纸也来上海收我的税?这是我老蒋的国际化大都市,还是土八路的大乡村啊?”
“是可忍孰不可忍,婶可忍叔不可忍!”
(老蒋其实不知道,后来美元也放弃跟黄金挂钩了,改跟石油挂钩了,跟花生油不是一样是油吗,ZG应该找美国索要版权费……)

老蒋更担忧的是:虽然我手下有郭汝槐、熊向晖、余则成、翠平这些一流人才,但现在我给他们发的工资是不值钱的法币,如果ZG用坚挺的山东币来收买他们,那郭汝瑰、熊向晖、余则成、翠平很难说不会成为共谍啊……
(郭汝瑰、熊向晖、余则成、翠平瀑布汗:委员长果然英明,一早看出我们的身份了,不过我们还能活着,难道委员长你也是共谍?)
山东币必须要打掉,74师给我上……
粟裕怎么会想到,老蒋重点进攻山东的诱因,竟然是老蒋不肯向小学毕业生薛局长缴纳铸币税,只好硬着头皮死磕74师了……

现在我们归纳山东币的成功经验,能为日后新中国的人民币提供借鉴——
只要掌握了关键的战略物资,就可以让自己发行的货币成为贸易结算货币,进而成为各地的主流储备货币。通过这种货币地位,不但可以充分调动本土、中立地区的物资,即使是敌占区内的资源,也可以通过这储备货币调用过来,为我所用……

当苏联的卢布没能成为主流储备货币时,美苏冷战最终谁胜谁负,已经是没有悬念的事情……所以曾经与美国大打出手的中国,为什么后来会忽然转身与美国联手,对付苏联呢?
ZG一直以来都拥有世界上最土、但也是世界上最好的金融人才,哈佛、耶鲁一直假装不知道而已,否则怎么忽悠人去美国留学呢……
小学毕业生薛局长的这个货币战略,其实跟今天的美元战略是一样的,就算以后美国把所有军队都缩回本土,减少军费开支,只要中东石油依然用美元结算,美元就可以继续保持国际主流储备货币的地位……
因为你可以不用F22、航空母舰,你可以不用GPS卫星、波音大飞机,你可以不用苹果四代、四袋苹果……不用这些高科技产品,是不会死的,甚至你努力一把,这些高科技产品还可以自产自销呢……
但是,你不能不用石油,这是会死人的……你要换石油,就要先用你的产品,换美国印刷的美元……
这一手,上世纪四十年代的ZG已经玩得很熟练了,要是有人认为ZG只会玩枪杆子、不会玩货币战略,那活该他被ZG玩到死。比如98年想玩香港的索罗斯,也不看看香港在97年已经换了主,打狗不看主人,不厚道啊……我是电影导演或者投资商的话,一定会为人民币正式发行的周年大庆,拍一部主旋律大片——《建币雄业》,献给所有热爱人民币的观众……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